位置:主页 > 职场 >
长安汽车阿维塔的“短板”实在太短
发布日期:2022-07-20 14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2年6月25日重庆国际车展上,长安汽车(000625.SZ)、华为、宁德时代(300750.SZ)联合发布“阿维塔11”。

  7月15日,长安汽车发布业绩预告——2022年H1归母净利润50亿~62亿、同比增长189%~259%,两项指标均高于比亚迪。

  2022年初至今(7月15日收盘),长安汽车、比亚迪涨幅分别为55.1%、26.1%。尽管涨幅惊人,长安汽车市值仍不及比亚迪的五分之一,似乎还有空间。

  可惜的是,长安汽车赚的是“燃油车最后一个铜板”。根据《产销快报》,2022年H1长安汽车总销量112.6万辆、同比下降6.25%;其中,新能源车销量仅8.5万辆,占总销量的7.54%。不要说比亚迪,上汽集团2022年H1新能源车销量达39.2万辆、占总销量的17.6%。

  根据预告,长安汽车2022年H1净利润上限为62亿,其中21亿来自一季度阿维塔增资后的“公允值重新计量”,而上汽集团Q1扣非净利润已达50亿。不论是总产量、新能源车产量、盈利能力,长安汽车与上汽集团都有很大差距,两家市值却不相上下。

  长安汽车的前身为兵工企业,1991年从铃木公司引进奥拓微型轿车生产技术。到1996年产能达到15万辆/年,并能够制造用于微型汽车的江陵牌汽车发动机。

  2014年,长安汽车营收529亿(其中整车销售收入527亿)、同比增长35.2%。

  2019~2021年,营收增速逐年提高,2021年营收突破1000亿、同比增长24.3%。长安汽车营收增速呈完美“V”型,似乎“好日子”又回来了。

  判断汽车品牌属于“豪华”、“中档”或者“廉价”最简单的办法是看价格。一旦被贴了“标签”,需要很长时间才能“撕掉”。

  2016年特斯拉model 3还没上市,主打车型是Model S、model X,出厂均价高达48.9万元/辆。2021年,Model 3成绝对主力、出厂均价降至30万元,但不少人还是将特斯拉视为“豪华品牌”。

  2020年,比亚迪出厂均价首次突破20万元。2022年停售燃油车,中高档车型陆续发布并放量,出厂均价将逐步提高,但先入之见短时间难扭转。

  2001年,长安汽车销量约为20万辆。其中,“长安之星”4.36万辆、出厂均价5.46万;奥拓3.32万辆、出厂均价4万,微型厢式货车7.37万辆、出厂均价2.4万。

  2004年销量增至45.4万辆(其中本部20.5万辆、铃木11万辆、福特2.34万辆、南京长安5.82万辆、河北长安5.76万辆)。

  截至2014年末,长安汽车累计出货1000万辆,成为第一家销量达到“千万级”的中国汽车品牌。

  2018年销量回落到208万辆、2019年跌至176万辆开始反弹,2021年销量为230万辆、同比增长14.8%。长安汽车销量虽高,但低端产品占绝大多数,看出厂均价:

  2016年销量突破300万辆,整车销售收入785亿、出厂价2.6万元/辆;

  自2017年起,长安汽车销售均价逐年提高,2019年出厂价首次突破4万元/辆;2021年,出厂价4.3万元/辆,但仍不足以撕掉“低端”标签。

  长安汽车产品分为合资、自主两大块。合资部分包括长安福特、长安马自达两大品牌,自主部分有长安汽车、欧尚汽车、凯程汽车(商用车)等品牌。最新发布的阿维塔和长安深蓝两大新能源品牌属于自主部分。

  上汽、一汽、广汽等汽车集团的支柱是合资品牌,如上汽大众、一汽丰田、广汽本田……长安汽车旗下合资品牌也有短暂的辉煌。

  2016年长安净利润突破100亿。长安福特全系销量高达96万辆、净利润182亿(净利润率14.4%),对集团净利润的贡献率超过九成。

  2018年,长安福特由于产品更新速度慢及质量问题,销量暴跌50%、不到42万辆,由盈转亏。2019年,长安福特销量再度腰斩、至18.3万辆,亏损扩大至38.6亿。

  受长安福特业绩拖累,长安汽车2018年~2020年亏损金额分别为31.7亿、47.6亿、32.5亿。

  2020年Q1,长安福特、长安马自达销量分别为3万辆、1.7万辆,在当季总销量的份额分别为10%、5.7%,合计15.7%(数据来自销量快报)。

  2020年长安福特销量反弹至21.4万辆,其中SUV车型同比增长近80%。2021年,长安福特销量回到30.5万辆,净利润也提高到24.8亿元,净利润率仅为4%。

  2022年Q2,长安福特、长安马自达销量分别增到5.2万辆、2.3万辆,在当季总销量的份额分别为11%、4.8%,合计15.8%(数据来自销量快报)。国产福特短暂的辉煌及“陨落”,引发“长安过度依赖合资品牌”这个是似是而非的说法。

  “以市场换技术”,组建汽车合资企业目的就是“依赖”。上汽“依赖”大众/通用,一汽“依赖”大众/丰田,广汽“依赖”本田/丰田……只不过长安合资伙伴,从铃木、雪铁龙到福特、马自达、沃尔沃的“可依赖性”远远不及大众、两田。

  新能源车,特别是插电混动车的迅速崛起,敲响了中低档燃油车的丧钟。比如长安福特主力车型蒙迪欧,2.0T排量、车长4.9米、0~100加速6.5秒,百公里油耗约10升,16万~21.7万。这个档次的燃油车处境越来越尴尬。

  可依赖的年代,合资伙伴不算给力。如今那个年代过去了,合资品牌对长安汽车的贡献更加指望不上了。

  2017年毛利润率见底后稳步回升;2020年毛利润136亿、毛利润率16.4%;2021年毛利润153亿、毛利润率15.5%。2021年上汽集团销量达546万辆,整车销售毛利润率仅为4.9%。2016年,长安汽车出厂均价只有2.6万元、成本2.1万元,单车毛利润4600元、毛利润率17.9%;

  2021年,出厂均价4.3万元、单车毛利润6670元,毛利润率15.5%,较2016年下降2.4个百分点。相比之下,上汽集团2021年出厂均价超过10万元、单车毛利润只有5000元。

  用蓝色折线代表毛利润(率)、彩色堆叠柱代表费用(率),可以看到长安汽车近年来业绩改善的原由。

  首先是毛利润(率)的稳中有升。2018年~2020年毛利润率稳住在14.7%,2021年突然升到16.6%,绝对金额高达175亿。

  其次是费用率持续下降:2018年毛利润率14.7%,销售费用率、管理费用率、研发费用率分别为8%、3.2%、4.8%,合计16%,比毛利润率高1.3个百分点。

  2021年毛利润率提高到16.6%,销售费用率、研发费用率分别降至4.4%、3.3%,管理费用率微升至3.3%,合计11.1%,比毛利润率低5.5个百分点。2015年、2016年连获百亿级净利润是合资品牌的功劳,2021年扭亏为盈全赖自主品牌。出厂均价仅4.3万元的车,长安一年卖出230万辆,成本控制、费用压缩已做到极致。

  2018年~2020年,长安汽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负32亿、48亿、33亿;2021年扭亏,扣非净利润1.7亿、利润率1.6%;2022年H1,扣非净利润预计25亿~35亿(中位数30亿)、同比增长238%~373%。可惜的是,长安汽车盈利“法门”基于的还是传统燃油车。在2021年销售的230万辆车中,新能源乘用车仅10.6万辆且70%是微型电动车奔奔。

  2021年报显示,新能源乘用车、商用车总销量为11.4万辆,销售收入12.36亿,出厂均价为1.08万元!2022年1~6月新能源车销量同比大增127%,但由于基数过低绝对销量仅8.5万辆。7月1日起,长安新能源车“功臣”奔奔-Star停售转而推广尺寸更小、性能更低的Lumin系列。

  低价新能源车不仅没有贡献利润,反而造成亏损。长安汽车靓丽的业绩表现完全来自低价传统燃油车。夕阳无限好、只是近黄昏,对低价燃油车带来的利润应当视为“浮云”。

  自主品牌分为乘用车和商务车两大类。长安自主品牌乘用车的销量,早在2015年就突破百万。

  2021年230万销量中,自主品牌贡献了175.5万辆、同比增长16.7%。2022年H1,自主品牌销量为90万辆、同比下降6.8%;其中,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62.9万辆、同比下降4.6%。针对自主品牌大而不强的局面,长安汽车选择的战略非常正确——电动化+智能化,怎奈实力不济,没有收到预期效果。

  2017年10月,长安汽车发布“香格里拉计划”,主要目标为2020年建三大新能源车专用平台、2025年全部停售传统燃油车。

  但2020年实际销量仅为200万辆(出厂均价4.1万元/辆),其中新能源车销量约3万辆。对照三年前公布的计划,2020年整车销售目标完成50%、新能源车销量目标完成8.6%。

  按照“香格里拉计划”,长安汽车将2025年前投入1000亿(动力电池300亿、充电及服务200亿、产品研发400亿、专用有平辆100亿)。

  原定2020年的目标未达到,长安汽车的说法是“香格里拉”计划推进步伐更加稳健。根据调整后的计划,2025年长安汽车总销量400万辆、其中新能源车销量105万辆。

  2018年8月,长安汽车发布智能化战略——北斗天枢计划,“旨在从传统汽车制造企业向智能出行科技公司转型”(摘自《2018年报》)。当时提出的目标是:“到2020年不再生产非联网车”、“100%联网”、“100%搭载驾驶辅助系统”、“2025年L4级智能驾驶产品上市”。

  2021年报列出“天枢计划落地有力”的成果有:远程泊车系统(从2018年的4.0版升级到6.0版)、若干智慧座舱功能(AR导航、四屏联动、手势控制等)。

  “香格里拉”、“北斗天枢”两大计划的方向不错,但长安自身实力、品牌号召力及整合外部资源的能力不足。

  2021年5月20日,与蔚来合资成立“阿维塔”。同年11月,由长安、华为、宁德联合推出的“阿维塔”亮相。

  2022年4月,长安将新源汽车命名为“深蓝”,并发布了“长安深蓝C385”,新车分为纯电、增程、氢电三个版本。

  成为汽车领域豪华品牌的门槛很高,丰田、大众、通用花半个多世界都没有跨过,亮相仅半年的阿维塔却自封为“豪华品牌”。堆料、标高价、砸广告这“三板斧”不可能凭空缔造出豪华品牌,“XX酒”、“XXX雪糕”都没戏。

  长安出厂价1万元的新能源车算什么档次、品质/性能是什么水平,想必大家心中有数。制造出厂均价仅1万元微型电动车的设施且“与燃油车共线”,用以生产豪华电动车需要强大的想象力。*以上分析仅供参考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